5%

以茶代酒,赠君一杯。





青花 / 泠枫

文画C三修 / 混圈很杂 / CP博爱 / all党赛高 / 纯种佛系 / 闭关修炼期低产 / 不入新圈


荣幸之至。♡

蒲公英聚成海鸥的模样。
白鲸飞上天空在风间徜徉。
九命猫死在湖底的月亮石旁。
蒸汽火车开往北极的冰雪极光。
花藤编成的楼梯通向梦境的彼方。
金丝雀打开金锁链把钥匙扔进海洋。
甜丝丝的云做成的天使小姐的仙女棒。
千纸鹤会飞出窗外飞到珍惜你的人枕旁。
田埂上有两只星星变成的蝴蝶在闪着亮光。
魔术师的玫瑰花每五百零一天盛开三个晚上。
树林里的松鼠每周偷走她喜欢的男孩的三颗糖。
妈妈合上手中的童话书轻柔地对睡着的小女儿说:
   
晚安亲爱的,今后将不再会有人流浪。

我愛過的每個人都是一座和故鄉相似的城


  

  
  
这个清晨我依然彷徨。
   
——
   
今晚也依旧没有星星。
   
——
   
海浪声在耳边轻响。
   
——
   
她向窗外看着铁翼鸟起飞,飞出她的视线后半个小时身后的太阳升起。
  
——
   
这时候天上开始飘雨。一月二号的北京没有雪,只是冷到冰点的雨滴从高空落下来。
   
——
   
他刚刚对我说出的那句再见以及白云快要被晚霞淹没所剩下的模糊阴影斑斑。
  
——
   
这时候晚霞染了满天,我面前的天空尽头点点繁星闪烁,我背后的天空尽头落日倾洒余晖。
   
——
   
世界寂静到彼此心跳声音清脆。
  
——
    
我找到他是在一间位置实在偏僻的教室,标牌上刻着古怪的字样,大概是某个我说不上来的小语种。我推开门的时候发出了吱呀的声音,惊起了对面树上落着的几只灰雀,它们扑闪着翅膀飞向天空深处,像闪着银光的鲭鱼直直扎入深海。
   
——
   
那是我见过最特殊的颜色,就像在夏日的日落时分抬头看向正上方,那深蓝色的天空和烟紫色的晚霞交接的地方闪着几颗不大却很亮的星星。
   
—— 
   
能看到森林,能看到河流,能看到月明星稀的夏日晴空,能看到云霓倾染的日暮西斜,我看到了轻柔拍在海滩上的夏威夷的浪,也看到了凌冽地刮过西伯利亚雪原的雪,我看到北大西洋的海鸥绕着渔轮飞出复杂的轨迹,看到莫斯科红场旁的候鸟用翅膀在干冷的空气中打了个圈然后南飞。我能看到我们第一次接吻的路口闪烁的霓虹灯,和他与我分离的街道今天仍车水马龙。
  
——
  
如果现在依然有人问我那个问题,我还是会像以前那样,再撒一次谎。
但是我知道,即使如此,他也不会再回来了。
   
——
  
漫天星辰是他的背景,万家灯火是他的背景。
  
——
  
远处警车发出呜呜的警笛声,黑手党的人或是开车或是骑着摩托在往这边赶,天上不知道是哪一方的直升机在盘旋,水里是几艘皮艇靠在河岸边。再远处就是我们梦想过的平静的田园、广阔的原野和不知疲倦地闪着光的繁星。
  
——
   
然后几只归鸟从他们头顶飞过,飞向落日余晖和晚霞。
    
——
  
海上没什么风,天上轻轻柔柔的羽毛一样的云彩一动不动。海浪在触手可及的地方抚摸着小小的渔舟,小朵小朵的,看起来温柔而平和。
  
——
  
现在这声音有点像在世界最高峰之巅的耳语,被大风吹散成支离破碎的一片一片。
  
——
  
那雾气凝到一起,凝成雨凝成雪凝成尖利的冰锋。然后那雨落下来那雪飘下来那冰狠狠刺向大地,刺得土地破裂然后整个她也粉身碎骨。
  
——
  
从水中向上看能看见波光粼粼的海平面还有从视野上方穿行而过的漂亮而稀少的鱼。海面上那艘渔船还飘在那里,光没法穿透,打下来时有了个不太明显的缺口。一段时间后映入眼帘的逐渐变成了一大片一大片的黑暗。偶尔有点什么会发光的水母还是鱼类在视野尽头划过,无所顾忌地打破这黑暗以后任它再重新缝合成从前那洋。
  
——
    
最后一只大雁飞走了,羽尖还蘸着霞光。
  
——
  
对于中考我已经印象不深,只记得那几天天气出奇的好,考场的大大的落地窗外是蓝的彻底的天空。我答完题向外看,第一眼看到的就是伫立在地的钟楼,然后我才猛然惊觉,原来我喜欢他已经三年了。
     
——
  
那口井盛的不是死水,而是已经干涸,干枯到连荒草都不生长,任它那阳光多么灿烂多么明媚,也照不到那枯井的底了。
     
——
  
樱花正开着,纷纷扬扬地飘落,缓缓下降,给大地一个轻柔的亲吻。
  
——
    
日子这样一天天地度过,雪融,叶茂,谷收,飞雪。
    
——
  
那是他们的第一次见面。樱花在他的周围飘落,把他衬得温暖而柔和。
  
——
   
没人回答她。音乐厅里舞台灯光还在转,红黄蓝紫的光线交界在一起,看上去活跃华丽。除此之外,绝对寂静。
  
——
  
窗边挂着的大大小小的风铃互相碰撞,和鸣出不同的响声。
  
——
  
他走了,消失在雪原里。
  
——
  
柜台上的高脚杯被砸在了地上,露出了尖锐的锋芒。在透过玻璃窗的惨白月光的映照下,闪出了冷艳又火热的希望。
  
——
  
长长的石桥跨过河,像墨水一样漆黑的江面上仍有点着灯的小船漂过,或是归巢,或是上路,不知疲倦,像是要通往天边。
  
——
  
她离开的那天下了初冬的第一场雪。
  
——
    
接着他看到霞光夕阳火烧云,再接着他想到蓝天阳光枫叶林。
    
——
    
它们在盛开,并将永远盛开,正是因为它们已经死亡。
    
——
    
他有满心的故事,
却换不回来一壶酒。
他一切引以为傲的孤独的自由,
只化作在胃里啷啷作响的石头。
    
——
     
我想这样的颜色有点像夏日的晚霞,像我很小的时候坐在河堤上,抬头就能看见的晚霞。可现如今我竟对这颜色有些陌生,好像我遇到他以后,就再没有见过掺着红色紫色的晚霞了。
  
——
  
屋外是万里江山,屋内是众人狂欢。
  
——
  
我只觉得时间静止,万籁俱寂。
  
——
  
我灌了一口伏特加。
辛辣苦涩,像是生生要把人逼出眼泪。
带着冰渣,刺骨却又烧喉。
  
——
  
而我,一无所求。
  
——
  
飞机飞在烟云之上,闪闪烁烁的繁星已经在天空尽头升起。
  
——
  
我惊讶于你沙金色的头发和浅蓝色的眼睛,那是我从未见过也不可企图的美。
     
——
  
好像没有沾染过尘世炊烟的天使,刚从云间掉下来,翅膀上还挂着星星。
  
——
    
他的心在九十九度时融化,骨在九十九度时升华,血在九十九度时凝固,泪在九十九度时沸腾。
    
——
      
请为我高歌一曲,然后毅然决然地离我而去。
    
——
  
绿树红花流水人家,浮荧霁芽花前月下。
  
——
  
要回家了。
 
  
  

  

拼了一下...

我真的、很喜欢他【
...

【黑篮/青灰】不回头

  
  
  
  ◎cp-青灰/青峰大辉x灰崎祥吾
  ◎极其崩溃的那段日子写的发泄产物x并不想修改反而发了上来【【
  ◎脏字预警,关系复杂,OOC,并不知道自己在写什么。
  ◎是刀,是否有爱请自行理解【
  
  
  
  ————————————————————
     
  .
  
  ◤也许会有那么一天你呼喊着我的名字到嗓子沙哑,但我不会回头。◢
  
  .
  
  话是这么说但是我觉得引子是在扯淡。不管提不提的我们也都明白,哪有什么你呼喊我的名字到嗓子沙哑,分明是连心情不好的时候随便暗骂个名字都不会想到我。当然这也好,这样我就不用再纠结什么万一有那么一天你突然叫我一声那我要不要回头。
  
  我和你的事没什么好说的,最初咱们就只是打架,理由千千万万,多姿多彩得像初中篮球队的首发队员发色。我翘训练去游戏厅你看不惯我我们打架,我为了好玩而欺负欺负队里那个蓝头发小个子然后我们打架,我看上了你前桌的大胸美女接着我们还是打架。这造成的短期结局就是我不会输,和被队长揍不一样,即使我打不过你我也会还上两手让你不好受,中期结局就是这架打着打着打上了床,长期结局就是我输了,输得他妈的一败涂地。
  
  我问你我们是什么关系的时候从来没期待过你说恋人,事实上你当然也没有。你没看我,随口回答,啊?关系?我们有关系吗?我笑笑。哦,我才知道,原来连同窗我们都不算。朋友?队员?更别再提了。我没伤心也不生气,就是觉得自己可真够悲哀的。当天晚上我吃完方便面连盒子都不扔就往床上一躺,你又假模假样地说几句不算情话顶多算是骚话的情话。我一边狠狠踢你一边骂着操你妈,最后还他妈得和你上床。

  冬季杯那场比赛结束后我被你那一拳打得够疼,爬起来朝着你离开的背影吐口唾沫还混了铁锈味道的血。我在马路旁边愣着呆了半天,等到反应过来你早就走了。我也没惊讶,看看天,操,真他妈的冷。

  然后我回家——真不知道我是怎么走回去的。打开家门的时候当然没人和我说欢迎回来(我一生好像没有听到过这句话吧),反倒是你个混蛋坐在沙发上一边看你的成人杂志一边说,呦,没死?

  没死啊,本大爷怎么可能这么容易就死。 我有点想哭。小学的时候被摩托车撞下高架摔掉了两颗乳牙我没哭,初中篮球队队长把我从游戏厅拉出来揍断肋骨我没哭,高中跟人打群架肩膀被捅了一刀我没哭,现在我突然就想哭了。
  
  对,我没这么容易就死。我终于还是没掉眼泪,反倒笑了。你坐在沙发上把杂志一甩然后把脚翘到茶几上,看着我。我关好门,脱下大衣,和你说我不会死。你青峰大辉还活着我灰崎祥吾就他妈不会死。
  
  然后你的声音依旧该死的没什么波动,只是压着嗓子对我说,“你要是死了的话跟我说一声,我给你假惺惺地放几束花再把你墓碑砸了。”
  
  我继续笑,笑得蜷成一团在公寓玄关的地板上。地板又冷又硬,我笑完也不想起来,就在那里躺着。
  
  没事。我说,不用麻烦你给我送花,你直接砸墓碑就好了。
  
  
  

 
  

两张摸鱼的米苏

没有画出想表达的东西
大概是看不懂的【

莫名其妙的碎碎唸

◎ 畫風大修,風格大概也會改變...現在看以前的畫幾乎有些許陌生,“天啦這是我以前的畫喔”這樣子。

◎ 主原創吧大概...畢竟孩子們和衍生真是太可愛了!
同時以下圈子也會不定期產糧!
APH/yys/BSD/KNB/DRRR/FREE/WORRIORS/陽炎/夏目/寶石/境彼/那朵花/四謊/甘遊/風平浪靜等等。

◎ 但是以前的圈子我會繼續愛很久很久,黑歷史不刪。
經常聽我吹的那些角色/cp我是絕對會愛一輩子的!

◎ 可能會吃比較冷門的cp或者組合,如果各位雷的話要記住屏蔽我的推薦噢

◎ 短時間在其他平台放畫的可能性不太大【雖然我是知道沒什麼人關注這些啦...
這個號還是不會咸下去!我還是會努力嗒。

◎ 非常感謝大家支持喔!在此送上fafa的小心心給你們♡

.

@心悦君兮君未笑
♡我愛她↑